异男该更爱自己!拒绝让「性别成就」决定你的价值

2020-07-08 浏览(3942) 评论(25) 当前位置:主页 > 新奇领域 >异男该更爱自己!拒绝让「性别成就」决定你的价值

异男该更爱自己!拒绝让「性别成就」决定你的价值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为了抵抗社会的歧视和不合理要求,有些作家会强调女生要爱自己,让自己有自信,知道不需要满足不合理的社会期待,如果你想变成某个样子,那是因为你喜欢自己是那个样子,而不是因为各种社会压力。

身为异男,我觉得同样概念也适用于异男。

男生也应该爱自己,让自己有自信,知道自己不需要依靠男子气概、情场得意、炮友无数、亮丽伴侣这些「性别成就」来让自己的生命有价值。

我并不是在说追求性别气质和性爱都有问题,也不是在说性别气质和性爱对人生不重要。我想指出的是,存在一些社会价值观和压力,让人容易高估「性别成就」对生命意义的重要性,并且急躁的追求,而这可能让人的生活不顺遂,成为更差的人。以下我说明背后的一些考量。

有些性别成就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像是男子气概。它的价值和附带权力,是建立在贬低缺乏男子气概的生理男性上。

有些性别成就鼓励你把人当工具。追求女生是为了上床,跟人交往是因为「她带出门很有面子」。

在容易带来生命意义的事情当中,有些能让人和社会全赢,例如工程师发展有用技术,让自己赚钱并获得成就感,并造福其他人的生活。然而,大多性别成就不是这样,要竞争桃花力、伴侣漂亮程度、千人斩,不可能大家都赢。这让这些追求的总体效益变得比较低。

当然,你我主要想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好,没有理由老是把社会福祉放在前头。但如果一个游戏大家不会全赢,你又把这个游戏当成生活首要,若你输了,就是输掉一条人生。

有些人或许会说,无法「全赢」的不只是性别成就,模範生、高学历、选总统这些都是。我同意,这也是为什幺如果人把上述成就当成自身价值所在,也值得顾虑上述分析。

有些性别成就,直接追求可能无谓。性别成就通常就很大程度仰赖你身为人的其他价值。若你不靠欺骗和打压,就能拥有你很喜欢的伴侣或炮友,你一定有令人欣赏的地方。反过来说,如果你没有什幺令人欣赏的地方,你得靠什幺手段才能和人建立亲密关係?

此外,有些性别成就,为了追求而追求反而不见得会有好下场。仅仅为了成为哲学家而念哲学,可能导致你成为哲学家。仅仅为了跟人上床而参加约会,可能导致你性侵别人。两者都不算好事,不过程度还是有差。

每个人的兴趣和可塑性方向不同,那些强调要有亮丽伴侣、情场得意、崇拜千人斩的社会氛围,再加上各种性别刻板印象和市场上的恋爱速成课程,可能让你对于自己该朝哪些「令人欣赏的地方」努力,做出不明智或没效率的判断。你可能会因此很容易想到自己必须要高富帅、大棒棒、会「把妹」,而不是有理解力、社会化程度或性别意识,认清约会/炮对象的需要,变成一个更尊重对方,能为彼此带来快乐的人。

在性别方面,社会上有许多不正确的观念。急躁追求性别成就,可能让你更容易被这些观念影响,做出错误判断。例如认为大棒棒能对性爱带来普遍增益,这可能导致一些男性有不必要的低自尊,也导致一些男性低估其他性爱知识、经营、技术的重要。又例如,有些「把妹」课程教导异男不要跟女生讨论追求手段,并强调女生总是话中有话,想一下顺从这些观念的结果:

想想看:最后是谁获得最大利益?

更重要的是,你可能越陷越深。想像一下,你为了追女生加入一个讨论「把妹技巧」的社团,社团里确实有很多技巧资源,让你有所进展,也有很多人回报各种成果,大家互相肯定和打气。这种社团很温馨没错,但也会越来越让你认为,自己需要建立性别成就,才能被别人看得起。

一个人怎幺样,不是只看有多少人愿意跟他上床。我身边有很多朋友很多年没有桃花,但人很棒值得尊敬(是谁就不说了)。

我同意对于多数人来说,有自己喜欢的性爱关係,对活出美好生活至关重要。然而,我也希望上述的讨论能说服你:认为必须依靠性别成就来让自己的生命有价值、被人看得起,直接急躁的追求性别成就,都可能适得其反。

比起性别成就,我会尝试先追求其他。追求我感兴趣的东西并认真投入(例如有深度的学问、技术和适合阖家欢乐的派对游戏《血源诅咒》),能让我变得更丰富。追求对其他人有帮助的东西(例如G0V和其他社会参与),能让我变得对社会有意义。

丰富和对社会有意义都是好事情,能带来自信,让人不用靠利用或贬低别人让自己感觉好。有自信且爱自己,你也比较容易接受「不是人人都处得来」的现实情况,不会容易在交友过程觉得被冷漠对待而受伤,不会容易成为具攻击性或很纠缠的追求者。

你可能会想到,不只是性别成就,我们「直接、急躁」的追求任何东西,都会有危险。然而如同前述指出,性别成就之所以使人疯狂,是因为有许多社会压力和刻板印象,让人容易高估性别成就对自己来说的重要性,不明智地把它当成证明自身价值的手段。这是人直接追求性别成就,特别需要顾虑之处。当然,同样的考量也可以用在其它人生规划的议题上,包括要不要创业、投资、考公务员、拿博士。

若能考虑上述因素,冷静理解性别成就对生命意义的影响,我相信,我们也会更有本钱诚实的追求爱跟性,并且能在比较免于社会同侪压力的情况下公平的判断自己有多需要爱跟性。

*感谢锺子裕、陈紫吟、吴亦涓、简伯宇和Yuen Yee Chan给本文初稿的谘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