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2020-07-12 浏览(469) 评论(73) 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人类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电影里的逼真受伤特效光看就觉得痛!这些讲究细节都是特效化妆师精心打造出来的,你有没有好奇过它们的製作过程呢?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妞新闻有幸亲访台湾特效化妆的先驱─温哥华电影学院电视电影化妆毕业,学成归台又到中国发展的特效化妆师程薇颖 Zoe。无论对你而言是首度见面或久闻其名,都给妞妞们从头介绍认识起,当然也来看些惊悚却精彩的作品啰。


Q:以惊悚为主的特效化妆在台湾相对特殊,走上这条路的契机为何?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工作室成员雕塑手指模型)

A其实当初我并没有特别喜欢恐怖或噁心的东西,而是因好玩用纸黏土做些断手指、眼球等当作生日礼物送人,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好像有点关联,但当下目的其实很单纯,就是追求创造的乐趣。


Q:Zoe的作品被评论为「恐怖」,请问Zoe本身迷恋血、肉、痛等「恐怖」项目吗?有或没有的话,原因是什幺?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A过去我不太看恐怖片,没有特别喜欢,更别提进电影院看!一直到大学参加电影社,看了很多电影才接触到很多恐怖性质的角色,像是《洛基恐怖秀》、《发条橘子》、任何提姆波顿的电影,刺激我开始思考:究竟是谁把这些角色创造出来的? 也是从这时才开始,对电影化妆有些了解与认识,但当时台湾在特效化妆方面资讯匮乏,现在则被越来越多人所接受,其实特效化妆只要用些简单的小材料就能做出夸张效果。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工作室成员Amelie製作假皮)

我进入专门学校学习特效化妆之后,对于恐怖片的观赏角度也不同了:被吸引的点不是情绪刺激快感,而是知道它们如何被製作出来,或是观察假皮接缝─变成职业病,寻找画面中的专业。


Q:平时担任吓人幕后黑手,是否也会被什幺事情吓到?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吓人真的有到这种程度…)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工作室成员作品)

A由于了解电影怪物的做法,对我而言最恐怖的反而是《鬼影实录》那类,冷不防出现音效的恐怖,听觉比视觉能製造更多想像空间。看完之后再接近镜子、落地窗、马桶等有倒影的东西,就会害怕有甚幺东西突然冒出来!


QZoe目前投注最多心力下去,最满意的作品是?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Zoe得意作─半兽人)

A其实每一项都投入满多的,真要挑一个应该是半兽人吧!我也不知道自己一开始怎幺会想做半兽人,它是一个肩膀上的全头面具,我觉得它有点像是我内心的另一半。如果人都有天使的一面和魔鬼的一面,那幺半兽人就是寄託了愤怒情绪的作品!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工作室成员Rita製作假皮)

另外特别和大家介绍,独立製片中有一个会吃人心脏的怪物,演员脸上贴了五六片假皮,看似半人半兽,也是我最满意的作品之一。

很多时候创作目的并不是为了吓人,而是反映人类对事情的恐惧或不满。我觉得许多恐怖片都是一样的,成为一种抒发压力的管道─有些人喜欢吓人、有些人喜欢被吓,而我大概属于前者吧!


Q:在做这行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生过特别有趣或是可怕的事件?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对顽皮的Zoe而言,恶作剧是件快乐且有趣的事情)

A就吓人效果保证而言,我曾经用血胶囊恶整老公。我先在浴室内製造很大的声响,他当然连忙跑来看我怎幺了,然后我就摀着嘴巴演戏,跟他说:「我牙齿掉了,好痛...」血一边从嘴里流下来,结果看他紧张的模样,我就张着血盆大口大笑。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Zoe露出灿烂的笑容,分享她的奇特经历)

另外有一次,刚学会做伤口妆的时候,我身上黏着「化脓的伤」的作品就这幺上公车打算回家,手扶着把手时,一个加拿大老太太看到了,就跑来关心我:「甜心,你的伤口怎幺没有盖起来,不怕细菌感染吗?」我没有要揭露真相的意思,只是和她说没事,而且大拇指还动给她看。她的惊讶反应是:「天啊!妳怎幺不好好照顾妳的手!」这件事让我很有成就感,觉得非常开心。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Zoe和工作室成员Rita作品)

Zoe和工作室成员还曾经拿龙舌兰里面的虫来玩过,把它切一半,做成像从皮肤里钻出来一样!费时大约1小时,过程拍照PO网,获得极大迴响。


Q:身为一位特效化妆师,过去和目前面临到最大的困难或挑战为何?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A当初决定要学特效化妆的时候,很不确定自己未来的发展,只是单纯因热情而百分之百投入,追求自己想要追求的。在学校的过程中,曾经出现一些挣扎,质疑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唯有真正进入到专业领域,才会理解现实和想像中的落差,而如何重新爱上特效化妆,克服技术和语言困难,这些都是我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毕业之后的出路是个很大的挑战,因为没有前人的案例能够参考,像是台湾以前虽然有有做道具的「道具师」,却没有一个正式职称叫做「特效化妆师」,我只能走一条没人走过的路,所有东西就由自己来开创,并设法让他人了解─原来特效化妆的应用範围很广泛,不只是恐怖,也能奇幻、可爱甚至现实,像是《羊男的迷宫》、《巧克力冒险工厂》、《班杰明的奇幻旅程》、《瞒天大布局》都在其列。

「这个行业在哪里都好,但是中国大陆的电影工业是一个很吸引人的市场。我有点不安于现状,觉得如果挑战成功,即是达成另一项成就。」

Zoe目前往中国发展,她谈到好莱坞、台湾和中国的现况有所差异。台湾市场没有美国成熟,一般化妆师被要求甚幺都包、甚幺都会,对製片商而言这样代表能节省成本,但当化妆师是这种状态,就失去了专精,个人则希望能从专业化出发,再发展到多种技能。中国地大人杂,各国人都聚集在这里,沟通很重要。但无庸置疑的是,现代产业对特效化妆有需求,这可以说是一个充满憧憬与挑战性的领域。

「技术真的谁学都会,我认为应该多分享,有竞争才有进步,因此我愿意教学。当你真的够好,那便成为你独有的能力。」

特效化妆和一般彩妆也有所差距,通常特效化妆需要在工作室製作一些道具,从无到有,过程相对耗成本,无论时间还是金钱方面而言。台湾有3家这样的工作室,同行间也彼此认识。Zoe并没有针对电影或广告的特效化妆领域主打,专精并非坏事,但也希望主动多元发展,与多种不同产业结合,突破既定的刻板印象侷限,将其提升到另一层面,让人们充分认识它的有趣之处。 


Q看Zoe的作品,相信Zoe是一位不畏大众眼光、不随波逐流的独立女性。请问就私下而言,叛逆的「怪」与主流的「美」,Zoe会选哪一个?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A:简单回答的话,我会觉得「怪」一点比较美吧!「怪」的东西比较能引起我的注意,它们让世界变得更有趣。至于现在时尚流行的「美」并不是不好,只是看久多少会腻,彷彿都一个模子打出来的样子,成了一种能够获得安全感的表现方式。

「你清楚自己是怎幺样的人就好了。」Zoe告诉我们,真实表现自己,不要那幺在意别人怎幺看你或给你贴了甚幺标籤。


参观Zoe Cheng 程薇颖特效化妆工作室: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工作室一览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柜上各种书籍、素材和成品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2010 IMATS 国际特殊化妆大赛冠军奖盃,还有半兽人模型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诸多材料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桌上摆放许多立体模型和雕塑工具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伤口模型

断指残肢都是小case!恐怖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Zoe Cheng 程薇颖特效化妆工作室成员


听过台湾特效化妆界大姐大讲解,你是否对这块产业了解深入一点?其实想要成为一位特效化妆师,只要抱有热诚并付出行动就做得到。Zoe在这块专业领域耕耘多年,才获得今天成就,看到许多未来远景。她特别向妞新闻透露,这些超酷的特效作将来有机会商品化,让我们静静期待吧!

Source: ZoeSFXmakeup -facebook